美国对外战争百科

广告

诺曼底登陆——流芳百世的经典之作

2011-09-16 17:04:44 本文行家:sergiopeter

1944年2月,英美联合参谋长委员会批准了“霸王”计划大纲和修改后的作战计划,但是随之对登陆舰艇的需求也增加了,为了确保拥有足够的登陆舰艇,英美联合参谋长委员会决定将登陆日期推迟到6月初,并且将原定同时在法国南部的登陆推迟到8月。 由于登陆日(代号D日)推迟到6月初,盟军统帅部开始确定具体的日期和时刻,这是一个复杂的协同问题,各军兵种根据自己的需要提出不同要求,陆军要求在高潮上陆,以减少部队暴露在

1944年2月,英美联合参谋长委员会批准了“霸王”计划大纲和修改后的作战计划,但是随之对登陆舰艇的需求也增加了,为了确保拥有足够的登陆舰艇,英美联合参谋长委员会决定将登陆日期推迟到6月初,并且将原定同时在法国南部的登陆推迟到8月。

由于登陆日(代号D日)推迟到6月初,盟军统帅部开始确定具体的日期和时刻,这是一个复杂的协同问题,各军兵种根据自己的需要提出不同要求,陆军要求在高潮上陆,以减少部队暴露在海滩上的时间;海军要求在低潮时上陆,以便尽量减少登陆艇遭到障碍物的破坏;空军要求有月光,便于空降部队识别地面目标,最后经认真考虑,科学拟定符合各军种的方案,在高潮与低潮间登陆,由于五个滩头的潮汐不尽相同,所以规定五个不同的登陆时刻(代号H时),D日则安排在满月的日子,空降时间为凌晨一时,符合上述条件的登陆日期,在1944年6月中只有两组连续三天的日子,6月5日至7日,6月18日至20日,最后选用第一组的第一天,即6月5日。

战役目的是横渡英吉利海峡,在法国北部夺取一个战略性登陆场,为开辟欧洲第二战场最终击败德国创造条件。战役企图是在诺曼底登陆,夺取登陆场,在登陆的第12天,把登陆场扩展到宽100千米,纵深100千米。计划首先在登陆场右翼空降2个美国伞兵师,切断德军从瑟堡出发的增援,并协同登陆部队夺取“犹他”滩头;在左翼空降1个英国伞兵师,夺取康恩运河的渡河点。然后首批登陆部队8个加强营在5个滩头登陆,建立登陆场,在巩固和扩大登陆场后,后续部队上岸,右翼先攻占瑟堡,左翼向康恩河至圣罗一线发展,掩护右翼部队的攻击;第二阶段攻占冈城、贝叶、伊济尼、卡朗坦,第三阶段攻占布勒塔尼,向塞纳河推进,直取巴黎。

盟军的战前准备认真细致已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例如考虑到首批空降部队是由好几个国家的士兵组成,又在夜间,服装各异,装备不同,语言不通,为解决敌我识别的难题,给空降部队的官兵每人配发一只价值仅几美分的“蟋蟀”玩具,这种玩具只有打火机大小,用手一捏,就会发出“卡巴”的响声。盟军规定的识别方法是一声“卡巴”作为询问,两声“卡巴”作为回答。几美分的小玩具解决了大问题。

尽管盟军的技术装备优于德军,但在数百万登陆部队中只有极少数人参加过北非和西西里等地的战斗,绝大多数都没有实战经验,要和久经战阵的德军交手,战前训练就显得特别重要。1943年9月,美军中校保尔·汤普森在英国德文郡北部建立了一个训练基地,选择与美军登陆滩头地形相似的海滩,按照侦察到的德军防御工事设置雷区、反坦克壕、碉堡、铁丝网、障碍物等,再设想出各种战时可能发生的情况,组织部队反复训练。——战后许多美军士兵都高度评价了汤普森的训练,认为正是他所设计的训练,才使他们在复杂的战场上应变自如。同时,英军也在英格兰东部的偏僻海滩对参战部队进行近似实战的训练。如此高强度的实战训练对装备肯定会有损坏,盟军后勤修理人员昼夜抢修,才保障了在登陆前夕美军和英军的登陆艇完好率分别高达97.6%和99.3%。

1944年5月3日至5月8日,盟军组织了最后一次大规模联合演习,由盟军海军司令英国海军上将拉姆齐任总指挥。演习就在美军的训练基地,除了没有进行横渡海峡外,其他环节都与实战相同。演习非常成功,演习结束后军官在严格保密的措施下向士兵介绍作战情况,先说明本单位的任务和登陆位置,再结合登陆滩头的照片及沙盘模型,讲解具体任务,地雷如何清除,德军火力点如何解决,占领哪个地方,一切都一清二楚。通过这样的介绍,士兵们完全明白自己在战斗中的任务,并通过训练掌握应付的方法,使他们对登陆战斗充满信心,既不陌生,也无恐惧。

盟军对空降兵的训练更为重视,因为在西西里登陆时,盟军空降兵的作战遭到很大失利,这使得盟军高层将领对空降作战意见不一,有的主张在敌纵深实施空降牵制德军预备队;有的主张在海滩浅近后方分散降落,实施大范围袭扰;还有的如盟军空军司令马洛里上将认为空降作战将会遭到严重伤亡干脆主张取消空降。艾森豪威尔认为诺曼底海滩后面是一片沼泽,只有几条通路可供通行,如果不能及时控制这些通路登陆部队将会被困在海滩上,而且德军的装甲部队就部署在浅近纵深,如果不能占领关键要地进行阻击,登陆部队就有被赶下海的危险。这两项至关重要的任务又必须在登陆的同时完成,只有空降兵能做到。所以艾森豪威尔力排众议决定使用盟军在欧洲全部的空降兵力——3个空降师抢占关键地区,以配合海上登陆,即便付出巨大代价也是必须的。正因为如此,他对这支担负艰巨而又重要任务的空降兵部队临战训练十分关注,采取特殊的训练方法:首先按照计划空降地区的地貌,造出一定比例的立体模型,模拟飞机从上空飞过的实景拍成影片,在训练中给空降兵先看黑白影片,熟悉后再加上蓝色滤光镜,模拟成月光下的情景,让空降兵熟悉了解空降地区,要求每个空降兵利用地图和沙盘模型明确自己的任务,还要了解友邻的使命;其次强化对飞机的识别和夺取敌阵地的针对性训练;最后进行实战演习,检验作战方案,加强与登陆部队的协同演练。为保证空降部队有足够的装备阻止德军的装甲部队,还给空降部队加强了反坦克手雷、地雷和火箭筒的配备。

考虑到第一批登陆部队就达17.6万人,分别从空中和海上投入作战,不仅对部队进行登陆战例行的上船、航渡、换乘、突击上陆等单项训练,还特别加强了海、陆、空三军的协同作战,以避免在西西里登陆时自相残杀的误伤事件重演。

战前侦察,盟军早在1943年6月就开始了。由于法国抵抗组织和盟军特工人员都无法进入登陆海滩,也就得不到相关的情报,所以空中侦察就成为最重要的情报来源。仅从1944年4月1日到6月6日,盟军就出动飞机多达4.5万架次对法国北部进行了广泛的空中照相侦察,获得了比较全面系统的情报。除了飞机外,盟军还动用袖珍潜艇和鱼雷艇于夜间前往登陆地区,全面搜集水文、地质、气象、植被及德军部署等情报。为了迷惑德军,盟军同时也对加莱地区进行了空中侦察和袖珍潜艇海滩侦察,其中1944年5月17日在加莱海滩进行侦察的小组被德军俘虏,更进一步强化了加莱是登陆地区的假象。

诺曼底登陆是一场战略性的大陆两栖登陆战,完全不同于在太平洋上的美日之间的岛屿登陆战,只要登上滩头就意味着胜利。由于大陆纵深比较大,即使登上滩头,防守一方也可以从其他地方调来后备部队,组织反击,将登陆一方赶下海。在意大利的萨勒诺和安齐奥,德军就是凭借着快速的反应,迅捷的机动,坚决的反击,将登陆的盟军压制在狭小的登陆滩头,若非盟军强大的海空支援,就连弹丸之地的滩头都守不住。而在法国的德军无论反应力、战斗力都胜过在意大利的德军,加上法国的铁路、公路交通都比意大利发达,盟军当然很清楚将会遭到怎样的抵抗。所以诺曼底登陆成败的关键就在于登陆的最初两周里,顶住德军的反击,建立起统一巩固的登陆场。但是盟军在占领大港口之前,单凭登陆滩头的人工港,只能运送12至15个师,其中装甲师1至2个,并保障这些部队的粮、油、弹的补给。反观德军,虽然在诺曼底只布署了6个师,但在三天里就可以从各地调来25至30个师,其中装甲师7至8个投入反击。这样大的兵力对比劣势,盟军几乎没有取胜的可能。换句话说,只有阻止德军的增援到达诺曼底,才有取胜的可能。为达到阻止德军增援这一目的,盟军采取了双管齐下的办法,一方面利用强大的空军全面轰炸法国西北部的铁路、公路目标,封锁通往诺曼底的交通,使德军增援不能到达。另一方面则是展开战略欺骗和伪装,使德军统帅部相信,在诺曼底登陆之后,还会有另一场更大的登陆,所以不把援军调往诺曼底。——这场战略欺骗,就是诺曼底登陆中最隐密的部分,直到五十年后解密的档案中也只公开了其中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后人只能去作一些推测和想象。

1943年12月,由盟军最高司令部副参谋长摩根中将提议,制订相关的欺骗和保密措施,以确保登陆的成功。这项计划代号为“杰伊”,该计划的参与机构包括:英国军事情报局、特别行动局、反情报局、双十字委员会、政治战执行处、美国战略情报局(即中央情报局的前身)、联邦调查局,以及盟军陆、海、空三军情报部。核心部门是英国伦敦监督处,该处办公地址在丘吉尔战时内阁所在地大乔治街2号,主要负责制订和实施战略性的欺骗、侦察行动,并协调英国与盟国情报机关共同组织重大的行动。现在则成为诺曼底登陆中战略欺骗的组织机构。该处的格言是机智、狡猾和精致,徽章是半人半羊的农牧神萨图恩的雕像,萨图恩是古罗马神话中专门兴风作浪的小精灵。现任处长是英国陆军中校约翰·比万,他的绰号是诈骗总管。虽然他职务和军衔不高,却拥有很大权限,甚至有时丘吉尔、罗斯福都要遵照他的要求安排活动或发表声明。

这场战略欺骗,范围之大,构思之妙,难度之高,都令人难以想象。

1944年1月,“杰伊”计划改称“卫士”计划。其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通过各种途径,诱使德军分散在欧洲各地,从而使德军在法国,尤其是诺曼底地区的守军降低到最低限度。二是要使德军统帅部相信,诺曼底登陆只是一场佯攻,目的就是诱使德军过早投入后备部队,从而为下一次更大规模的主攻创造条件。后一个目的就是“卫士”计划的核心内容,而且这个内容不能直接落入德军之手,而是要虚虚实实,真真假假,颠来倒去,以间接方式,让德军费了好大的气力才获得那么一星半点,然后再根据这么点线索,去分析、推理、归纳,得出符合盟军希望的错误结论。盟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听取了比万的计划后,写下“我喜欢这一切”的批示,并派最高司令部的欺骗专家“特殊手段委员会”主任美国陆军上校怀尔德全力协助比万。

为了达到“卫士”计划的第一个目的,即分散德军的目的,比万在南欧实施了“齐柏林”计划:1944年初,苏军已逼近罗马尼亚和匈牙利,罗、匈都预感到德国败局已定,于是派出密使与英、美接触,秘密商讨投降事宜。但是英国的广播、报纸却在有意无意中透露了双方的秘密。德国不能容忍在南欧出现叛徒,于是决定出兵占领匈牙利。但当时德军在东线苏联战场上,战况非常紧张根本无法抽出部队;在南翼意大利的安齐奥海滩激战正酣,也无兵可抽。最后只好从法国抽出3个装甲师和1个步兵师,于1944年3月19日占领匈牙利全境,把匈牙利首相卡利关入了集中营。罗马尼亚被吓住了,中止了同英美的秘密接触。这样,德国虽然控制住了南欧的局势,却在法国失去了4个师的精锐部队。

“微光计划”:盟国空军实施的电子干扰和电子欺骗。根据最高司令部的特别指令,首先猛烈轰炸了德军于1943年8月在荷兰海牙设立的大型无线电侦听破译基地,将其彻底摧毁,消除了对盟军无线电通讯的威胁。其次在对德军雷达站的大规模空袭中,故意对德军设在塞纳河以北的9个雷达站不予轰炸,以便德军利用这些雷达站发现盟军在登陆前派出的假舰队,这支假舰队在登陆前三小时驶向加莱,共由18艘小艇组成,每艘小艇都拖带一个木筏,上装直径达29英尺的大气球,气球里则安装雷达发射器,发出的雷达信号相当于一艘万顿级的登陆舰的雷达信号,舰队上空有几十架飞机一边飞行一边投掷锡箔条。这些措施在德军雷达站的屏幕上反映为一支庞大的登陆舰队在大批飞机掩护下驶向加莱。为进一步迷惑德军,空军在战役前的作战行动中特别规定:凡是向诺曼底派出1架侦察机或投下1吨炸弹,一定要向加莱派出2架侦察机或投下2吨炸弹。

利用双面间谍也是“卫士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英国反间谍机关的出色工作,在开战后不久即破获所有在英国的德国间谍组织,并对德国侨民进行隔离审查,彻底肃清了在英国的敌特。尽管德国情报机关不断派遣特工渗透潜入英国,但是一则英国反间谍机关工作效率较高,二则英国的货币、度量衡与欧洲大陆完全不同,使得进入英国的间谍很容易被察觉,所以德国一直无法在英国开展情报工作。而英国专门组建“双十字委员会”,从事将被捕的德国间谍策反成为英国服务的双面间谍。经过长期耐心细致的培养,终于拥有4位被德国情报机关相信的双面间谍:“加宝”、“珍宝”、“三轮车”和“布鲁斯特”。其中最受德国信任,最有影响的便是“加宝”。战后“双十字委员会”认为“加宝”是他们最大的成功。“加宝”是西班牙人,真实姓名叫朱安·普乔尔·加西阿,1941年1月和1941年12月两次要求加入英国情报机关,都遭拒绝。1941年7月,投靠德国情报机关,奉命经葡萄牙潜入英国,但他到达葡萄牙后就谎报已进入英国,并根据一些英国出版的报纸杂志,凭着编造情报的天赋,杜撰出一些情报,而且大多正确,所以深受德国的器重和信任。直到1942年2月,英国发现德国海空军大举出动截击一支盟国开往马耳他的护航船队,可根本没有这样的船队,英国情报机关随即查出这正是“加宝”的杰作,于是便同他接触,将他秘密接到英国,在“双十字委员会”的协助下,将精心策划的真假情报源源不断送往德国,从而在德国情报机关确立了王牌特工的地位,领受了查明第一集团军群〔也就是“水银计划”所虚构的部队〕的任务,乘机堂而皇之地报告了第一集团军群的兵力编成等情报。在6月6日登陆前半小时,“加宝”向德国报告盟军正向诺曼底发起进攻。——这一时间是比万精心设计的,德国收到情报也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相反更提高了“加宝”的地位。到6月9日登陆后最关键的时刻,“加宝”向德国发报长达120分钟,详尽报告第一集团军群的40个师正进入临战状态,大量登陆舰艇正集结在多佛尔,真正的登陆就要开始。这一情报严重干扰了德军统帅部对战况的正确分析和判断。作为双重间谍的最高成就,交战双方都对“加宝”褒奖有加,德国情报机关向“加宝”发来了三万美元的奖金,还向他颁发了铁十字勋章。而英国则授予他荣誉公民。战后,他担心受到纳粹德国余孽的报复,携妻带子在委内瑞拉隐姓埋名地生活,直至1984年,此时他已是一位年过古稀的垂垂老者,才走到幕前。在纪念诺曼底战役四十周年时,他不仅在白金汉宫接受了爱丁堡公爵的表彰,还在6月6日四十周年纪念日特地来到诺曼底海滩,出席纪念仪式。回首往事,他为自己所作所为深感骄傲,因为正是他和他的同行编织的谎言挽救了成千上万盟军士兵的生命,他对采访的记者这样说:“如果我们的计划失败,德军将发动反击,那么,很多东西可能都将被毁灭。”

“珍宝”则是一位有着俄国血统的法国女子莉莉·瑟伊埃弗,正是她详细报告了第一集团军群的有关情况,赢得了德国情报机关的信任,德国情报机关还特意要求她前往西班牙,为她配备一部直接联系的电台,要知道为女间谍配备电台在德国情报机关里极其罕见的,她受重视的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三轮车”是出身于南斯拉夫名门的杜斯科·波波夫,闻名遐迩的007詹姆斯·邦德的原型。

“布鲁特斯”则是原波兰空军军官,1940年夏在法国组织地下抵抗,1941年11月被捕,德国谍报机关以他小组其余64名成员的生命要挟他为德国服务,1942年7月经西班牙来到英国,随即向英国情报机关自首,随后在英国情报机关的配合下,在伦敦郊外开始向德国发报。1944年1月至6月共向德国发送了123条情报,几乎每条都被德军情报机关证实准确,深为德军相信。

“卫士计划”中英国还组织过一次异常狡诈,甚至可以说残忍卑劣的行动。1943年7月,法国北部隶属于英国特别行动处的代号为“繁荣”的抵抗运动小组,由于亨利·德里古的告密而被德国盖司太保破获,包括负责人弗朗西斯·苏蒂尔在内数十名抵抗运动成员被捕。盖司太保胁迫被捕的“繁荣”小组报务员继续保持与英国总部的联系,因为报务员的收发指法如同人的笔迹,难以假冒。报务员乘机按照事先规定不发安全密码向总部告警,所谓安全密码就是在规定的某行某个单词,故意拼错或重复,如果没有在约定的地方拼错或重复单词,就意味着电台已被德国控制。但总部不顾警告继续保持联络,并按照德国的要求空投大量的武器、爆炸器材、通讯器材、活动经费甚至新的特工。这些物资和人员一落地就落入德国盖司太保之手。众所周知,盖司太保的刑讯逼供是常人无法忍受的,英国所有派遣到被占领土的特工都携带剧毒药,以便在被捕时或无法忍受刑讯时用以自尽。梵帝冈的罗马教皇还专门为无法忍受盖司太保刑讯而自尽的基督徒颁布特赦,赦免他们自杀的罪过。可“繁荣”抵抗小组的骨干人员和后来空投的特工携带的却是无毒的药丸,他们被捕后,历尽严刑拷打,求生无门,求死无望,最后供出了自己的任务:袭击德军在加莱的指挥部、通信中枢、岸炮以及供电系统,配合盟军的登陆。盖司太保对这些口供的真实度深信不疑,因为这些口供大多是在多次刑讯逼供之后才得到的,从而得出盟军将在加莱登陆的结论。实际上,告密者德里古是根据伦敦监督处的绝密指令以此方法获取盖司太保的信任,从而打入德国情报机关。而盖司太保怎么也想象不到,英国情报机关会无耻到这样地步,用价值数十万美元的武器装备和数十名忠贞部属的生命为代价,只为了提供一条假情报。完全可以说,这些人才是诺曼底登陆中最可歌可泣的无名英雄,他们以自己的生命挽救了成千上万盟军士兵和被占领各国人民的生命,他们中绝大多数都被盖司太保处决或送入死亡集中营,德里古则被法国的抵抗运动以内奸的罪名处死。战争还未结束,英国情报部门就派出专人去寻找这些人的下落,并为他们中的一些人追授勋章,以表彰他们在异常危险的情况下所表现出的非凡勇气和英雄气概。时至今日,这段历史仍是英美讳莫如深,根据英国政府特别法令,有关这段历史的档案直到2050年才能解密。——1982年英国政府禁止牛津大学一名历史教授出版关于伦敦监督处内幕的书。

此外法国的抵抗组织也充当了重要角色。在6月6日登陆时,BBC广播电台向诺曼底地区的抵抗组织播发了大量暗语指示,要求他们破坏铁路、公路、桥梁、通信线路,协助配合盟军的登陆。而在6月9日,诺曼底的激烈战斗正处在关键时刻,BBC又向法国加莱、比利时、荷兰的抵抗组织播发大量暗语指示,要求他们按预定计划,袭击交通线、德军指挥通信中枢,配合即将开始的加莱登陆。由于德国情报部门已破获了15个地下抵抗组织,而根据伦敦监督处的特别指示,尽管早已知道这些抵抗组织已被德国破获,仍根据他们的要求从1944年1月起空投了6名特工、2800万法郎的经费和足以装备两个团的武器装备,使德国相信英国并不了解这些抵抗组织的真实情况。因此德国情报机关完全明白暗语指示的含义,据此向驻加莱的部队发出登陆在即的警报。

当6月6日登陆打响后,比万的战略欺骗又进入新的阶段,制造盟军即将在加莱登陆的假象。盟国各国政府首脑在发表关于诺曼底登陆的声明中,都有比万精心策划的内容,字里行间都隐隐约约暗示着还会有另一场更大的胜利。只有自由法国的领袖戴高乐抑制不住激动,抛开了比万的讲话稿,发表了一番激昂的讲话。不料,这些正正反反真真假假的讲话,倒又把德军统帅部弄糊涂了。

比万的战略欺骗可以说是令人叹服,但是如果不能作好保密工作,泄露了真情,那么不但精心策划的战略欺骗毫无作用,更会给登陆带来灭顶之灾。所以英国采取了史无前例的保密措施,代号为“顽固者程序”。

首先,为防止德意从爱尔兰获得情报,英美迫使爱尔兰关闭了德、意驻爱使馆,并没收其无线电设备。1944年2月9日起,英国中断同爱尔兰的一切民间交往。3月17日,又进一步宣布封锁爱尔兰,拦截所有未经许可离开爱尔兰的飞机、舰艇。

其次,为防止驻英国的外交人员获取情报,于4月17日起英国宣布暂时取消外交特权,禁止外交人员在英国的旅行和出入英国;禁止使用外交邮件;禁止外交使馆使用电台与本国联络,如有紧急事件,只能使用英国提供的电台和报务员;对各国外交使馆实行全面警戒。

再次,对民间新闻报道实行严格的新闻检查,所有报道都必须经多道检查才可登报。禁止记者向海外发报,禁止出口报纸杂志,以防德国从中获取情报。5月25日起所有从英国发出的信件都被延期发出。除必要人员外,限制公民出入英国。

对参战部队的保密措施也前所未有,4月1日宣布登陆部队集结的英格兰南部沿海十英里为军事禁区,4月6日起部队取消休假,军人和公务员的所有公文信函、电话均受到检查。美军人员被禁止擅自使用越洋电话、电报同美国本土联络。5月28日起所有登陆初期的参战部队均不得擅自离开由铁丝网围成并有宪兵检查的营区。有关登陆计划,始终限制在经过仔细甄选的军官范围里。D日(即登陆日的代号)前七天,登陆日期及计划下发到师级指挥官。D日前三天,登陆区地图、海图和其他敌情资料下发到营级指挥官。D日前二天,向各部队下达作战指令。同时有二千名情报人员对参战部队各级官兵实行严密监视、检查。

尽管采取如此空前的保密措施,但泄密事件仍时有发生,幸亏补救及时,才未被德军获知真相。

1944年3月22日,美国芝加哥邮局工作人员未经许可擅自打开放有登陆作战计划的军事邮包,有关人员立即受到联邦调查局的审查和监视,最后查明仅是一件意外。

1944年4月18日,美国陆军少将亨利·米勒在英国伦敦的一次酒会上声称盟军将于6月上旬大举进攻法国。随即被解除职务,军衔降为中校,并遣送回国。

1944年5月28日,十二份有关登陆作战的绝密文件从英军总参谋部的临街窗户中被风刮到街道上,散落到马路上。这时候总参谋部里的每个人,从高级军官到低级文员,都如临大敌,飞奔而出,去寻找散落在街上的文件。可是只找回十一份,正当所有人焦虑不安时,有一个过路人将第十二份文件交给了值勤的哨兵。好一场虚惊。

那么,盟军耗尽心智的欺骗和保密措施到底收到多大效果?盟军通过“超级机密”破译德军密码,密切关注德军反应。

当6月6日,诺曼底登陆打响后,德军西线总司令龙德施泰德元帅,对比万的伎俩不屑一顾,凭着他敏锐的军事嗅觉,立即判断出这是盟军的主攻。便向希特勒请求从各地抽调17个师实施反击,获得批准。6月9日盟军发现驻波兰的2个党卫军装甲师和驻加莱的第15集团军都开始向诺曼底移动,而且德军更换密码,使用一种新的盟军没有破译的密码。这一切令盟军最高司令部和伦敦监督处感到不安,难道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吗?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偶然事件,德军在盟军登陆的奥马哈滩头发现两具美军军官的尸体,随身携带来不及销毁的美第5军和第7军在登陆中的所有作战方案。当这份作战方案交到德军统帅部时,德军西线情报处处长罗恩纳少将觉得蹊跷,不由想起在1943年盟军在西西里登陆前,盟军使用一具精心准备的尸体,携带假的撒丁岛登陆计划,装作溺水身亡的样子,顺潮汐漂到西班牙海岸。德国获得这份假作战计划后,将防守力量都调到撒丁岛,从而大大削弱了在西西里的防御,最终使盟军乘虚攻占了西西里。罗恩纳认为这又是盟军的拙劣把戏。再加上从“加宝”和“繁荣”抵抗小组等各方面获得的情报,认为盟军的真正主攻将会在加莱。德军最高统帅部作战部长约德尔上将也同意这一观点,两人极力向希特勒说明诺曼底登陆仅仅是牵制性的佯攻,最终使希特勒在6月9日召开军事会议重新讨论反击计划。

6月10日,美国陆军总参谋长马歇尔上将赶到伦敦,和最高司令部、伦敦监督处的人员一起密切关注德军动态。正讨论是否要轰炸塞纳河上所有桥梁,包括巴黎市内的桥梁,以阻止德军的增援部队。午夜时分,机要秘书送来“超级机密”刚收到的消息:希特勒命令第15集团军返回加莱,西欧其他地区的德军火速增援加莱。——所有的人都如释重负,尽管诺曼底的战斗还在激烈进行,但大家都清楚,登陆已经胜利在握了。最吃惊的就是比万,他从来没有想到“卫士计划”会取得如此之大的成功。英军总参谋长艾伦·布鲁克元帅说:“既然希特勒是这样的大傻瓜,我们怎么会用这样长的时间这样大的精力才打败他?”接着,英国首相丘吉尔和英国情报局局长孟席斯来到最高司令部,高度评价了“卫士计划”的组织实施:在英国情报部门悠久的历史中,这是登峰造极的成功!

这一切围绕诺曼底登陆的战略欺骗和保密计划,成为保障登陆成功的护身符。正如丘吉尔所言:“战争中真理是如此宝贵,要用谎言来保卫。”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sergiopeter本人本科在读,对历史有一定的积累。愿意与各位分享资料,一同讨论、进步。

分类